Sawyer.

cp洁癖严重。
静厨/李厨/MC厨/天降厨。
主食静临/李宁李/佐鸣/HSH.HE.HNH。
脑洞一大堆,但是不会写。

码一下两个BG向(雷人辣眼言情小说版)静临。
静性转or临性转。
静性转时间线在来神后十三卷前。药物(魔法)性转设定。临性转时间线在国中一年级。临也短发小恶魔、人气级花设定(原本就是女孩子)。(认真的吗)
都是静临没错了。私心想看BG,然鹅没有粮次。
占TAG致歉。

他们.

#SHS爱情向.NH亲情向.SA友情向(×
#欧欧西.欧欧西.欧欧西.
#N并不是光头.(??
#梗源空间.

-我可以拥抱你吗?

可以。

-我会死吗?

Steve看见原野上的苦力怕和末影人紧紧拥抱着彼此,然后那只绿色的生物就这样爆体而亡,正好是在他知道这个设定的后一天。
他们不是相爱的,比起得知这个事实后内心痛苦,死亡对她而言也许不是坏事。
他收回望着那边的视线,有些淡漠地想。
最初提出要拥抱的时候,就该有一只脚踏入地狱的觉悟了。
下午,Alex来找他,这个姑娘铂金色的长发在阳光下看不真切,正如同她脸上掺着点粉红的微笑,让Steve觉得,他会愿意去和某人拥抱一下换来Alex永远如此的美好。
“嘿,我想你已经知道了那位创世神给我们的礼物——他的原话:礼物。”
“可不是吗。”
冒险者耸了耸肩膀,他有点儿猜不透Notch的用意,这次的更新是为了什么?控制人口数量?
“检验真爱的时候到了,Alex,咱俩抱一个。”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虽然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死,但还是迎着风和对面的女孩儿,展开双臂。
“唔喔喔。”
Steve自信自己对她是有爱的。
不过这个字没写到格子里,往左偏了一点点,被划入叫做Friendship的框里。

Notch向前跨了一步抱住他弟弟的时候,万籁俱寂。
据说背景是吵嘴吵到至高点,接近的人都能感觉到一股逼上脊梁的杀气,而就在这时,男一号——呸不是,左边那位在右边那位冷冰冰嘲讽了一堆听的人觉得像耍性子的话后沉默地笑了笑。
然后他怀中抱妹呸不是,抱弟杀,并冲着几米外那些远观不敢上前劝阻的怪物啊村民啊比了个剪刀手。
耶,其实他就是那么好哄。
正当大家都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了,Herobrine才从那人怀抱中闪出来慢慢悠悠地掏出战镰,一敛银白眸光说我亲爱的兄弟,你千万不要误会。你现在能活着见到我完全是因为——
他哥哥抢过话茬:“你爱我?”
语毕那把钻石的强大武器已经带着劲风到了他眼前,每一颗宝石都擦得程亮,可以倒映Notch眼瞳中的波纹,也真亏他身为神明还是有点心理素质的——尽管差点就削掉鼻尖还是一动不动。
“胡扯。是因为我想到你死后所有的工作都要归我做,所以飙手速更改了一下设定。”
听起来又臭又长。Notch用食指轻轻撇开镰刀的顶部,他知道那只是他弟弟不愿意承认罢了,不过他不会捅破这层名为自尊的窗户纸。

在拒绝了不知道第几个上门求拥抱的异性怪物和女村民后Steve觉得自己是不是魅力点点错了。
…我长得不像人吗?
他懒得去管她们如何如何痛心疾首,如何如何信誓旦旦说她们一定会活下来,一律婉言谢绝并用约会十分钟作为补偿。这些看起来还没Alex大的小女生大概是暗恋自己到极致产生了幻想,更何况,和她们之中的某些拥抱还会掉血。
Well,well,well.
他双手撑在洗手池上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好一会儿。
——去不去?

骷髅看着他的王从十分钟前就开始眉头紧皱坐立难安,从大厅走到二楼的露天花园,然后开了飞行模式绕着他的城堡逛了一圈,谢天谢地他停在屋顶上了——然而自己上了屋顶发现Herobrine又坐回了大厅的王座。
他只好又费力跑下楼。
对上那双总是带着从灵魂里显露出蔑视情感来的白眼睛,骨架子道出了他的心里话:“王,我有一件事情想跟您说。”
“嗯?”
“王座的装饰如果您喜欢,我们可以让铁匠再做,做个模子裱起来挂墙上。
但是这上面的您是抠不下来的。”

砰砰砰!!!
听到这用力拍门声的正常居民大概都会起来看看床头的闹钟,还没等上面显示的凌晨两点半暗下来便在心里开骂了那个大半夜不睡觉的混蛋家伙。
但是Herobrine可不是什么正常居民,他心平气和面无表情地拉开自家的门然后被撞进来的不知道一个什么东西惊得脸色一沉。
那东西气喘吁吁推着他进了室内好几米接着迅速返回去把门重重地甩上。
“…你不睡觉是又有什么傻点子了吗?”
Steve移开贴在门板上的耳朵,装作没听见那人说的门是隔音的除了敲什么都传不进来的话拍拍脸颊,深吸一口气——
“傻傻傻,你才傻。”我纠结了一晚上连说好的矿都没下就是为了这档子破事儿,后悔死我了,“白内障先生,你是怀着怎样的心态在自己家外面设下那么多陷阱机关的?”
被反问的人沉思。
“我不欢迎拜访。这样的心态。青光眼小朋友,你有什么事非要现在过来?”
“白内障先生,我没事就不能过来了?”
Herobrine觉得自己也算尽了地主之谊,他亲自泡了杯咖啡——呃,他不喝茶——递到那位不速之客的手上。然后坐在单人沙发上静静地等着对方的下文。
无论什么都不为所动,保持平常心。这是修养。
就算Steve的这句话让自己的内心充满复杂的波动,恨不得掐着对方的脖子问清楚你这句话几个意思几个意思我怎么觉得那么不对劲。
——Herobrine也只是眨了眨眼睛,唇线上扬一个疏远的弧度。
“难不成只是为了测试自己夜晚的爆发力吗?”
深棕色液体苦味甚浓,但是Steve的注意力并不在它身上。“Bingo.托了你的福我觉得我还有相当一部分潜能可以开发的。”
“嗯哼。”
那双眼睛仅瞥了一下自己就仿佛被看透的浑身发麻,显然这家伙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Umm,你和Notch先生为什么要给世界加上这个设定啊?”
噢,叫得倒是挺好听。“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是这个世界上稀少的冒险者。”Steve扯了个他自己都觉得牵强的理由,“我有权知道它改变的一切原因。”
银眸子的人放下咖啡杯竖起右手的食指,指尖冲着Steve摆了摆,后者发现身体自己在动脸色难看起来。
站起身,双臂打开。
“你在做梦。”Herobrine停在他面前,眯着眼睛堕入那片蓝紫色的星辰海洋。
Herobrine才不会告诉他,这个方案是自己最先提出来的,至于原因,没必要告诉看到这里的你们。他也张开双手,穿过对方的胳肢窝,小心地合拢。
两人脸颊上那些细不可见的绒毛相触,相离,相同颜色的发丝交织在一块儿,心跳和呼吸声在彼此耳边奏响。
Steve很僵硬地抱住那个人,他害怕下一秒对方就变成一具尸体。“…Hello?你没死吧?”
一声嘲讽的哼笑。

后来,在两人更频繁的追逐打闹中,不知何时埋下的那颗种子,在矿洞中成长一点点,在森林中成长一点点,在深海的神殿中成长一点点,被他们捧在手中闪闪发光。
——让我们更加期待,成熟的那一天。
一切始于拥抱。

就算那之后我死了也没关系。Herobrine端着咖啡杯漫不经心,他的眼睛被水雾遮掩,那两束白光温和了不少。设定就是这样,如果我死了,那么Steve肯定会在事后察觉到他对我的迷恋,然后开始后悔,痛苦。套路,不是吗?
嗯?为什么是我迷恋你?Steve嚼着曲奇饼上的巧克力豆,发现了问题所在。
因为这个人是你。被提问的人沉重地眨了下眼睛。要是我迷恋上一个人,肯定不顾一切地把她弄到手,但是偏偏是你,我本以为——

算了。

…说话不要说一半啊!?

就这样吧,知道太多对你不好。

超短篇-!我也不知怎样总之请看!↓

讲个故事给你听,发生在挺久之前的。
那时候,这个世界并不是现在这样呢。

……
话说,天气晴好,凉风阵阵抚摸着毛绒的青草,满目绿色如同波涛露出孩子的笑容,静静享受这份温柔。
一青年立于小丘之上,风温柔地吹乱他柔顺的棕发,发丝轻盈舞动,任由这大自然母亲将她的温驯施展在自己身上。
他的表情也渐渐温柔起来。
然而那全空白的双目里却未流露任何感情,只是愣愣地望向前方,朦胧的地平线处。
「喂喂喂喂——亨亨亨亨利利——」
忽然自青年的身后,响起了极不合时宜的一声呼唤,被温柔的风扭曲颤抖,听上去忍不住使人发笑的调子,落入他的耳膜。
一对眉悄悄皱起来。
他哥哥又自作主张喊他小名。
「我拜托你。叫人的时候,直接叫全称,还是说你不懂得我的名字怎么念,说出来我可以教你。」青年转过身来,低头看着丘下仰脸看着自己的人,用波澜不惊的语气冲他抱怨。
「我懂的,亨-呸。」那人露出个不习惯的表情,似乎在脑中思索了一下自己弟弟的名字叫什么,「海瑞布朗恩。哎呀好长,你为什么不让我叫你亨利?简洁多了。」
如果不是你的名字只有两个字,我也想给你取个傻得要死的小名。海瑞布朗恩心想。他叹了口气:「诺斯,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难道不应该尊重作为名字主人的我的选择吗?」
「好,我尊重。」
「乖。」
「我尊重。」诺斯拢了拢绒毛绯色的大衣,拇指摩挲着领口闪亮的黄铜纽扣,相比自家兄弟更柔和的棱角浸满浓浓笑意,「你也要尊重我的选择,叫我哥哥吧?」
「你想得美。」
「来嘛。」他把纽扣擦得亮晶晶,咖啡色的眼帘下一片阴影。诺斯用拇指和食指捏着稍衣领稍向前拉扯,使阳光在光滑的金属小亮片上跳跃,「如果你叫一声,我会告诉你那个冒险家最新的消息。」
海瑞布朗恩敛了眸色,发出不可思议的嗤笑:「哈,我为什么要知道他的消息——」
「你听说没有?某个苦力怕姑娘准备向他求婚呢。」
「……啊?谁?」青年硬生生终止了本来要说出的话语,变成了心中的疑惑。
哪个不要命的丫头敢向他看上的人求婚?
诺斯长眸眯起,蓝光狡黠在中流转,他紧紧抿着唇,却抑制不住嘴角极速上扬的弧度。
海瑞布朗恩眼角抽搐。他好像掉进了一个坑里。
「诺斯,有事好商量。」无奈于这家伙的幼稚思想,他放下架子跟人妥协。
「是好商量,我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
白目的青年痛苦地闭上眼睛,显然他此刻正在做极艰辛的思想工作,昔日不可一世的气场全数收敛,诺斯知道自己成功了。
「你听好了,我绝不会再叫第二次。」他皱着眉毛,打开一点眼睛注视那该死的兄弟,连与自己九成像的面孔都如此欠扁,「哥。」
他哥哥正笑魇如花,面对这个每时每刻叛逆期的弟弟不自知的面红耳根红,平日里冷冰冰的声音里几乎无法被察觉的战栗让他轻而易举地捕捉,诺斯体会到了什么叫长子的优越感。
「喔,你真乖。海瑞布朗恩。」
「滚蛋。」被点名的人已经开始不耐,他一脸的「速度讲完你要讲的我要回去刷牙」,锋利的眼刀甩在自己脸上,诺斯以前是顶不住这种攻击的,但现在他心情好得不得了,什么漫上脊背的寒气全被他忽视了。
「嗯嗯,那就这样那样这样那样……」
他告诉了他自己在各种地方听来的八卦,大多是酒吧里的骷髅和开会时坐他旁边的僵尸讨论的。然后,挥挥手目送着海瑞布朗恩离开这座小丘,诺斯取下领口的纽扣,小心地摁下背后的一个按钮。
「-哥。」
哎呀。多么完美。
此时,天气晴好,穿红色大衣的高挑男人双手入袋,眉目一阵舒畅自然,望向远处朦胧的地平线,好像阵风往他澈蓝的眼睛里捎进了什么温柔的感情。
一片温柔之上,薄薄的青天。
……

故事,讲完了。